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打開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深夜,酒店的走廊安靜的讓人心裡發毛。

蘇染下意識加快了腳步。

她迅速刷開房門。

這時,身後突然貼上來一個人。

“誰……唔!”

蘇染什麼都來不及反應,就被這人強而有力的推進了房間。

沒有開燈,什麼都看不清,蘇染只知道這是一個男人。

一個霸悍又危險的男人。

“你是誰……”

蘇染的話還沒問完,就聽到門外有人很凶狠的說:

“給我搜,每個屋子都仔細搜!找到了就直接送他下黃泉!”

這個他,蘇染用腳趾頭猜都知道就是面前這男人。

原來他是在躲避追殺。

這下蘇染全明白了,但她又不認識他,憑什麼蹚這種渾水?

而且她今晚沒做任何偽裝,絕對不能惹出事來。

萬一被人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,那她的仇就沒法報了。

想到這裡,蘇染就要開口叫人。

但男人突然將她攔腰一抱,直接丟到了床上。

蘇染抬腳去踹他:“狗東西,都什麼時候了,你竟……唔。”

男人壓了上來。

蘇染迅速屈膝去頂他。

但他反應極快,不僅輕松躲過了她的攻擊,甚至還馬上將她壓制的無法動彈。

蘇染用力掙扎,扯開嗓子就要去叫外面的人。

“噓。”

男人馬上捂住她的嘴,低沉的嗓音略帶著沙啞:“你以為把我推出去,他們就會放過你?”

他在她房裡待了這麼久,說她和他沒關系,鬼都不會相信的,她休想全身而退。

蘇染冷冷的看著他:“所以呢?你就准備強了我?”

臨死也要當個風流鬼?

“不是真做。”

“嗯?”

這種事還能做假的呢?

“恩,配合下。”

他說著就去扯她的衣領。

蘇染出於本能要去打他,卻被他扣住了手腕。

“抱緊我。”

他抓著她胳膊繞到他腰後,然後低下去,在她耳邊輕輕吹了口氣:“叫。”

“啊!”

他的呼吸撩的她好癢,蘇染下意識叫了聲。

“對,就這樣叫。”

他繼續在她耳畔吹著熱氣,一邊還動著勁腰。

這模擬動作很到位,哪怕蘇染從來沒有過經驗她都知道,確實很像是在那什麼。

蘇染臉紅的一塌糊塗:“喂!你……”

“別停,繼續。”

男人低啞的氣息繚繞在耳畔,在夜色中,配合著彼此如此的親密,曖昧到了極點。

蘇染莫名有一種,彼此真的在很恩愛纏綿的錯覺。

這時,門被踹開了。

男人馬上翻了個身,將蘇染抱坐在他身上。

蘇染很快反應過來,他這是怕被人認出背影。

……真他喵喵的!

都這樣了,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演了!

磨了磨牙,蘇染將上衣扯開,故意動了動。

“我靠,這娘們好熱情啊,扭的真帶勁!”

門外的人沒想到推門就看到此等風情,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。

蘇染故意非常做作的尖叫了聲:“誰!大半夜強闖,信不信我報警!”

“別啊美女,我們只是走錯門了,這就走,你們繼續,繼續哈哈哈。”

他們倒是貼心的很,竟然還不忘把門關上?

門一關,蘇染立刻就爬了下來,躲到一邊去扣上衣。

司擎堯也坐了起來。

借著窗外灑進來的月光,他看著蘇染。

長發海藻般披散下來,香肩半遮半掩,在月光下泛著瑩潤的光澤,有一種海妖般的風情嫵媚。

她就連瞪向他的視線都又嬌又靈:“再看把你眼珠子挖掉!”

司擎堯馬上背過身去。

“抱歉,冒犯了。”

“豈止是冒犯?”

就他剛才那表現,說句性騷擾猥褻都不為過!

司擎堯沉默了一下,然後直接走到了她面前。

他又高又霸悍,有一種泰山傾軋的壓迫感。

蘇染一臉警惕的抬手擋住他:“你還想干……”

“打。”

司擎堯指了指自己的臉,一副就算你把它撓花了都無所謂的架勢。

蘇染也是這時候才發現,他長的很帥,是那種一眼就戳人心窩子的帥。

就算她不花痴,也被煞到了。

捂住撲通撲通的心髒,蘇染飛快的別過臉。

“算了,我懶得和你計較,你趕緊走吧!”

司擎堯確實想走。

今晚他遭人暗算,很顯然內部出了奸細,他必須馬上回去清理門戶,讓他們知道敢惹他的下場!

不過蘇染到底幫了他一把,所以向來不管別人死活的他,破天荒的好心提醒了她一句:“他們沒找到我還會回來,這裡不安全。”

聽到這話,蘇染的臉都綠了!

深更半夜的,她不僅睡不了暖呼呼的被窩,甚至還得抓緊逃命,這都什麼破事?

“早知道就該狠狠揍他幾拳!”

只可惜他人已經走了,蘇染只能一邊咒罵著臭男人大災星,下次再看到你就打爆你的狗頭,一邊飛快的拎著行李箱離開了。

……

重新換了一家酒店後,蘇染蒙著頭呼呼大睡。

正香著呢,就被一個電話吵醒了。

是她的繼姐蘇小蓉。

“蘇染我命你半小時內必須出現,不然我打死你!”

蘇小蓉吼完這句就掛了電話。

十年不見,她還是這麼跋扈,可蘇染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柔弱好欺負的小丫頭了。

掃了眼放在床頭櫃上的銀針,蘇染的眸底覆上了一層冰霜。

她起身,先去化了妝。

小手熟練的刷了幾下,就把那張驚世絕艷的臉藏了起來。

鏡子裡的她,變的平平無奇。

蘇染滿意的勾勾唇,然後去了蘇宅。

她從九歲被扔到鄉下,十年了,今天是第一次回來。

蘇小蓉叉著腰站在門口,一看到她就咋呼:“我讓你半小時到,你怎麼遲……咦,你怎麼變樣……”

“蘇家連養狗的錢都沒了嗎,怎麼讓你來看門?”

“還不是因為你遲……好哇,蘇染你竟敢罵我是看門狗,看我不打……”

“閉嘴。”

蘇染看都懶得看她一眼,邁步直接走了進去。

蘇大強不在,只有楊曼麗。

她乍一看到蘇染,驚的下巴都掉了:“你真是蘇染?你怎麼變得這麼醜了?”

小時候的蘇染漂亮的就像是上帝之手捏出來的洋娃娃,襯得楊曼麗的兩個女兒就像地裡的爛泥,所以楊曼麗才想方設法讓蘇大強把她丟棄。

這次蘇染回來,楊曼麗甚至已經想好了毀她容的陰毒法子,現在看來是不用了。

真是連老天爺都在幫她啊。

楊曼麗哈哈一笑。

不過她馬上就笑不出來了,因為蘇染說了一句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