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打開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在沈時景被羈押的那段時間裡,陳運來前後打過好幾次電話安慰她,想來看她,被她拒絕了,畢竟那會兒門口太多媒體記者了,不方便。

她一直都覺得這個弟弟人挺不錯,所以對他的事兒也比較上心。

她跟沈時景一起揣摩了一會兒,沈時景一語道破:“他不會是想借錢吧?我感覺是。”

借錢?

陳韻初有些質疑他的推斷,按理說陳運來現在不應該缺錢花啊,自己賺的夠了,吃穿都不缺,除了拿工資,還搞著項目投資呢。

她將信將疑的發消息問了一嘴:你是不是缺錢啊?

陳運來回了個嘆氣的表情:我不好意思開口。之前我不是一直住在董家給的房子裡嗎?我想著孩子都快出生了,想自己買房子。總用女方家的東西,搞得我像贅婿一樣,是個男人都受不了。我媽在他們家人跟前也得矮一截。最重要的是,我不想我媽一個人孤零零的住在鄉下了,我要買房把她接過來一起住。

這是個現實的問題,有的男人軟飯硬吃,陳運來顯然是屬於那種不想吃軟飯,想自己努力的。

她問他買房還差多少錢,他說只是付個首付,全款暫時還買不起,又不能降低董程程的居住質量,所以看的都是別墅,首付還差兩百萬。

陳韻初琢磨著這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大錢,每個月沈時景給她的零花錢都綽綽有余了,於是爽快的答應了。

看著她打字,沈時景突然插話:“你知道這房子他一個月月供得還多少嗎?年紀輕輕的,背一身債務,早晚把他壓垮了。”

陳韻初以為他不贊同借錢,小聲反駁:“有壓力才有動力,年輕人正是需要壓力的時候。他踏實肯干,還個貸款有什麼的?等他手頭寬裕了,我這錢他肯定會第一時間還上的。”

沈時景撇了撇嘴:“你就不能多給他借點,直接全款買嗎?沒有月供和利息,他也輕松些。”

什麼叫國民好姐夫?這不就是了?

陳韻初湊近他:“那沈老板你支援點?”

全款她可借不起,以董程程的眼光,看上的別墅肯定是好地段的,不能是郊區,沒有八位數是拿不下的。

沈時景想笑,又忍著,抬手捏捏她的臉:“看你晚上的表現。”

嘖,陳韻初頓時覺得自己掉坑裡了,他怎麼就不能清心寡欲一點?

她磨磨唧唧的勸他:“你都三十好幾了吧?克制點,對身體好。”

沈時景咬牙:“我TM怎麼就三十好幾了?你是不是連我多少歲都記不清?真有你的。我這會兒要克制的話,留到七老八十?你說的這叫什麼話!”

被拽著進屋的時候,陳韻初笑得停不下來。

但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,沈時景為了證明自己身體倍兒棒,把她折騰得不輕。

眼看著家裡的寶寶嗝屁袋見底了,他還意猶未盡。

她舉手投降喊停:“差不多得了,我承認你很棒,可以了嗎?”

沈時景拆掉了最後一只的包裝:“用完算了,明天記得提醒我買。”

陳韻初:“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