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打開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江城。

秦家宅院。

一名青年坐在輪椅上,雙目緊閉發出輕微的鼾聲。

腦袋歪到一側,口水順著嘴角流下,像是一個傻子。

忽然,青年猛然睜開眼睛。

像是噩夢初醒,雙手緊緊抓住輪椅扶手,後背更是被冷汗打濕。

"呼!"

青年大口喘氣,眼神中一片茫然。

而腦海中,則是緩緩浮現出夢中那最後一幕。

"林霄,你就是我計劃中最大的阻礙!"

"我要讓你像螻蟻一樣活著,才能解我心頭之恨。"

"所以我不殺你,我要讓你受盡折磨的活著,像一條狗一樣苟延殘喘的活著!!"

夢中那人,對著林霄咬牙切齒,仿佛要生吃林霄的血肉一般。

"我是誰?"

"我是......林霄!"

青年眼中的茫然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冷冽。

林霄,本為一介孤兒。

巧合之下被第四西北軍,李重光老將軍收養。

其後一直生活在西北邊境,自幼在軍武中生活,10歲進入兵隊歷練,15歲正式入伍。

馳騁沙場,立下無數功勛。

20歲便直封9星統帥,統領西北百萬雄兵。

並於當年,義父李重光深陷敵軍戰亡。

林霄一怒之下率百萬大軍壓境,力斬敵軍十位統帥。

一戰封神,收復山河八千裡。

大戰之後,力竭而倒。

其後被手下賊人算計,趁他昏迷之際暗下毒手。

導致林霄腦部受創,陷入半痴半傻的狀態,就連雙腿也是直接癱瘓。

林霄雙拳緊握,指關節哢哢作響,指甲更是深深陷入肉裡。

那一雙深邃的眸子,眼白之上密布紅血絲,宛若陷入癲狂的野獸一般。

"如今我已經清醒,有些賬,也是時候算算了。"

片刻之後,林霄緩緩壓下心中怒火,想要試著用雙腿走路。

但,雙腿宛若不是他的一樣,根本提不起力氣,就像是真正的癱瘓了一般。

林霄兩手伸出,一手撫摸腿部脈搏,一手順著腿部筋脈緩緩劃動。

"還好,只是長期臥床坐輪椅,導致血氣淤堵,肢體有些退化。"

林霄低聲自語,以他所具備的醫術,再輔助鍛煉,很快就能恢復。

打量著房間中略微簡陋的環境,林霄腦海中那些零散的記憶碎片,也是逐漸拼湊起來。

他陷入痴呆狀態兩年,但並不代表他沒有記事能力。

"這裡是,秦家?"

林霄喃喃自語。

江城秦家,本為將門之後。

秦家老爺子秦厲雄,兵中一代天驕,為國立下赫赫戰功。

當年秦厲雄看中林霄的潛力,多次央求林霄的義父,讓他與孫女秦婉秋定下婚約。

秦家族人雖不知林霄在兵中地位幾何,但也知道以秦厲雄的眼光,他看上的人定然不差。

所以,自然是滿心歡喜。

可沒想到,林霄退役之後,不但成為了一個半痴半傻的廢物,甚至連雙腿都逐漸失去知覺,完全喪失了自理能力。

本想借著林霄,使得秦氏在江城的地位,再上一層樓。

而如今,算盤落空,巨大的期望變成絕望,怨恨和不甘可想而知。

而後秦厲雄戰死沙場,秦氏後人青黃不接,已經淪落到了三流家族的行列。

秦家人更是將這一切,都歸罪在了林霄的身上。

於是,更加不會給林霄什麼好臉色。

兩年來,秦氏族人從未正眼相待過林霄,各種羞辱。

秦婉秋不在的時候,林霄的地位,更是連一個下人都不如。

即便是一個保姆,也敢對林霄出言不遜。

唯有秦婉秋,在林霄的記憶中,好像對林霄還算不錯。

"如今我已然恢復,也是時候離開秦家了。"

"秦家若像樣,我便助秦家飛黃騰達。"

"秦家若繼續執迷不悟,那我便與秦家,恩斷義絕。"

猛虎,蘇醒。

恩,要還。

仇,要報!!

此時,他義父已經不在,昔日手下更是將他背叛。

如今人在屋檐下,還坐在輪椅之上,簡直慘到了極點。

"不,我並不是什麼都沒有。"

"九星統帥親衛兵。"

林霄眸子一掃,拿起桌面上的手機,撥通了一個記憶深處的號碼。

他現在迫切的需要知道,如今的天下局勢。

"喂。"

電話那邊的聲音,沉重而堅毅,僅從聲音就給人一股撲面而來的壓力。

"是我。"

林霄語氣帶著些許懷念。

電話那邊這個人,叫做袁征,是他的親衛兵首領。

重情重義,義薄雲天。

"砰!"

電話那邊,猛然傳出一聲震響。

"你說......你是誰?"

袁征的聲音,有些顫抖。

"林霄。"

林霄頓了一下,再次說道。

電話那邊,陷入了長達十幾秒的沉默。

"什麼東西!誰讓你給我打電話的?"

"一個傻子,一個殘疾,也配跟本帥打電話?滾蛋!!"

袁征的聲音聽起來無比憤怒,還夾雜著絲絲顫音。

破口大罵之後,袁征啪的一聲掛斷電話。

林霄目光發愣,緩緩放下手機,臉色有些煞白。

先有昔日手下,將他陷害到這步田地。

再有最信任的親衛兵頭領袁征,對他這般態度。

眾叛親離,也不過如此吧?

"呵,呵呵......人走茶涼?"

林霄拿著手機,嘴角升起一抹自嘲。

......

而與此同時。

遠在西北的營地內。

一名身材壯碩的漢子,目光通紅的放下手機,嘴巴和身體都在不斷的顫抖。

任誰都能看出,他在極力壓抑內心的情緒。

"噗通!"

漢子雙膝跪地地上,牙關緊咬,淚水奪眶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