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打開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“放心吧,”長青也是蹲在了地上,然後伸出手冷摸摸白梅的腦袋,就像是拍著一只小貓或者小狗一般。

“夫人吉人自有天相,不會有事的。”

白梅吸了吸鼻子,“你不騙我。”

“不騙,”長青可以保證的,“這是墨神醫說的,我說的話,你可能不相信,可是墨神醫的話,你可以相信的吧,他就算是有再大的膽子,也是不敢騙王爺的。”

白梅不斷的點頭,就是肯定的,墨神醫可是神醫呢,他說可以救夫人,就一定可以救夫人的,當年,夫人身上的血都是要那個賤男人給放光了,可是最後還是被墨神醫給救了回來,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。

長青也是干脆坐在了地上。

“對了,小梅子,你的袖箭用的真好,幾乎都是百發百中的,你什麼時候學會了這個,我怎麼不知道?”

他對於白梅的了解,白梅就是一個普通的小丫頭的,也是沈清辭身邊最大的丫頭,沈清辭只有兩個丫頭,就是白梅與白竹兩姐妹,最後再是加了一個三喜。

白竹的武藝極好,他到是知道的,他同白竹打過幾次,雖然說有些丟人吧,可是他卻是不得不承認白竹的武功確實是高於他的,可能白竹若同白更成為對手的話,都是可以打個平手,而他打不過長更,自然的,與長更平手的白竹,他也是打不過。

可是怎麼的小梅子也是變的如此厲害了?

“你說這個啊?”

白梅連忙露出自己的袖子,也是露出袖子裡的袖箭,“上次我們被齊遠那個不要臉的抓起了之後,我就學了,這是我給大公子要的,我們大公子可是做神兵利器的,這種小玩意兒,他那裡有很多,我的袖箭可是我姐姐親手教的,自然准頭十分的好,不過我也只會這個。”

“夫人讓我們給你們送藥來了,我就想幫忙的,結果都是怪那個人,”她指了一下那個還是將自己的身體縮成了一團的黑衣人。

“不是他擋著我,我就不可能把藥給丟了,就這樣,他還要殺我,我家的人做出來的迷香,可不是一般人能解的。”

沈清辭的制香術可是天下第一的,至於迷香,也可以看成的香類的一種,當然她做出來的迷香,也可以說是天下第一。

“沒事,”長青再是拍拍她的腦袋,這一次可是多虧了她了,不然的話,他可能早就已經成了別人的刀下亡魂了。

“一會我幫你收拾他。”

“不用了,”白梅擺了下手,“我都是給自己報過仇了。”

“恩,”長青不明白,“你怎麼報的?”

“我把他的爪子踩爛了,看他以還怎麼殺我?”

說到此,白梅也是站了起來,然後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再是從身上拿出了那瓶藥,直接就塞在了長青的手中,這個就是解藥,聞一聞就好了。

她說完,就像烙衡慮的屋內跑,她要去看看夫人去,沒有親眼見到夫人無事,她是不會放心的,要是夫人真的出了事,姐姐一會將她給打死的。

長青將藥瓶丟到了自己的袖子裡面,回頭間,就看到府內的護衛都是站了起來,至於他袖口裡面放著的這一瓶,也是沒有什麼用了。

而地上的那些黑衣人,都是被捆了起來,當然現在收拾他們也都是一如反掌的,不過就是一堆的爛泥,連手指都是抬不起,還怎麼動手。

哼,就是這些人過來殺他們的,也是真的大手筆啊,可是再大的手筆又是如何,最後都是全軍覆沒了。

要是查出來是誰想要殺他們,這仇,可是要好好記下了。

他再是走到了那個蜷縮在地上的黑衣人面前,這個最是該死,敢殺小梅子,他靠的不是這只爪子嗎,把他的爪子跺了算了。

小梅子沒有見過殺人,所以害怕,可是他不會,這人非死不可,就是……

他伸出腳,將人給翻了過來,結果那人的樣了,卻是讓他的額頭上面,冒出了一些冷汗,一張臉都是扭曲了起來,冷汗也是大顆大顆的掉著。

而他的手背上可是沒有什麼傷?

那麼白梅所說過的,把人家的手給踩了,應該是不是的,她當時根本就沒有注意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踩的什麼?

難不成,他不由的咽了下自己的口水,也是不由的夾緊了自己的雙腿,難不成小梅子踩爛的根本就是人家……而不是手?

這踩的有多麼重的,對了,還能用嗎?

對於一個男人而言,那裡可是比其它地方重要多,男人如果沒有那個,那還是男人嗎?

長青再是感覺自己的菊花一緊,怎麼的有些不敢再看了。

小梅子那丫頭,莫不是真的把人家那裡當成的手給踩了。

不一會兒,有人過來處理了這個男人,結果了一驗這傷,也都是不由的唏噓無比,你說你過來殺人越禍也就不說了,能不能有點本事,有些出息,怎麼能好好的就把自己給弄成了太監來著。這太監以後還怎麼當死士,他們可沒有聽說過,哪個死士是太監的。

這一次來的總共有一百來名,除了死去的六十幾人,現在還有五十多人,其中二十幾人面目全非,是被金雕給抓傷的,還有一名把自己的那東西給摔的……

碎了。

余下的都是被關了起來,為了這些人不至於自殺,墨飛專門配了一味藥,給他們每人服了下去,若是沒有解藥,就連抬手指的力氣也沒有,當然也就無法自盡。

而這一次不管是誰要對付他們,這本賠的絕對不輕。

不對,也不是沒有本事,他們差一些就殺了沈清辭。

此時,沈清辭躺在塌上,她的額頭上面有一個血洞,血不時從那裡流出來,墨飛費了半天的時間,才是將她傷口處理好,這可是個女子,又不是男子,以後額頭上面都會留下傷疤,以後這要讓她怎麼出去見人,墨飛也是想到了這些,所以當初給沈清辭治傷之時,也都是用了最好的藥,這藥可是從他師傅那裡傳下來了,他平日都是舍不得。

這是她師傅用了百味珍貴的藥草提出來的,雖然不能說是肉死人,生白骨,可是卻可以生肌化腐,以後傷口長起來也是快,至於留不留疤,現在還很難說,不過只要有他在,也是絕對的不會讓她留下多難看的傷疤。